以保障车站的整洁卫生

2019/04/14 次浏览

  9:50,列车如期而至。谢军龙麻利地从固定的给水单元里抽出一根十多米长的橡胶管道,用力拖到车厢下方,打开水箱盖,将管道口接入给水孔。随后又往回跑上十米回到给水箱旁,打开水阀,开始为列车上水。接近中午的气温在不断升高,铁轨股道上的地表温度能达到52摄氏度。当记者靠近到距车身20厘米处,就明显感受到灼热的空气扑面而来。“现在运气还算好,旁边的股道没有列车,过会儿双股道都会有列车停靠,被夹在两车中间简直能让人窒息。”谢军龙说。

  说线次的列车停靠在旁边的股道,而此时,谢龙军已经在车厢和给水单元间来回跑了五六趟了,接下来需要为列车处理排泄物,以保障车站的整洁卫生。与上水类似,卸污同样需要使用管道与车厢的排污口对接。两车中间股道的空气,几成不流动的热气,在车上存积了一天的排泄物在高温下已经发酵,虽然有管道对接吸纳,但打开排泄孔的一霎,臭味扑鼻而来,在闷热的空气中挥之不去。在两列火车大约2米的股道间,谢军龙似乎习以为常,连续在五六节车厢间跑着……汗珠从脸庞滑落,黄色的工作服也被汗水浸湿,大约1个小时后,他和同事才回到站台。“每天,20多名工人要给62趟列车上水,15趟列车需要卸污,其中同时上水和卸污的列车有8辆。”

  “暑运期间,小朋友和老年乘客明显增加,这个是提醒他们安全的有效工具。”张辉再次吹响了口笛,然后用略微沙哑疲惫的嗓音提醒小朋友们注意安全。随着小朋友在领队的带领下安全离开站台,张辉揉了揉由于频繁吹口笛而有些酸胀的腮帮子,随后含上一颗从口袋里拿出的润喉糖。“一天接送30来趟车,得吹上200来次口笛,每趟车为乘客指示车厢方向不下20次,提醒安全不下十次,这润喉糖管用着呢。”

  在火车上喝的水从哪里来?旅客上完厕所后的排泄物去了哪里?谢军龙和他同事的工作,揭开了不少人疑惑的迷底。

  他们仨需要完成列车19节车厢的上水、卸污工作。廖群金已制作各类民族乐器3000多件,廖群金设计制作的牛腿琴获得了国家外观设计专利。从1980年起开始制作侗族琵琶、侗族牛腿琴等民族乐器。谢军龙和他的两名同事已进入13号站台18号车厢位置的的股道间,2006年他取得了高级工艺师资格,等待着列车进站。他本人也被当地侗乡人誉为“民族乐器王”。2011年获得“贵州省工艺美术大师”称号。(王炳真 摄影报道)30多年来,今年63岁的廖群金是贵州省榕江县古州镇人,今天上午9:40,2014年,始发列车K848次宁波开往贵阳的列车再过十分钟将进入宁波站13号站台,在接下来的1个小时里!

  主寨以酒肉进行款待,宾主白天唱侗戏或赛芦笙,晚上对唱侗歌,共同欢度三至五日始散。

  “冷却风扇运行时存在噪音,需要及时检修,否则造成电机损坏将影响空调作业。”金超发现这一问题后,迅速召集5名同事赶往铁路宁波站南广场的冷却塔,维修工人们戴好安全帽,系好安全带以最快的速度爬上冷却塔梯子,站在高3米多的冷却塔上,5人的脸颊在阳光暴晒下汗如雨下,脚底承受着50多摄氏度铁皮炙烤,大约3个半小时后,才将这一故障排除。

  站台客运员张辉的工作则是为列车接送站、维护上下车旅客秩序、引导旅客安全、进行站车交接等。下午15时29分,由厦门北开往宁波的D3208次列车到站,6号车厢上下来一群刚刚结束夏令营的小朋友,高温丝毫没消耗掉他们的热情,站台客运员张辉看到他们活蹦乱跳的背影,不禁提高了警惕。

  “一把牛腿琴好不好,关注要看共鸣箱。”只见杨秀森骑在木工凳上,拿起一把凿子开始在一块瓢状的杉木上凿起来。杉木凿空后,把内壁用砂纸打磨平后,上面盖上一层薄板构,共鸣箱就完工。然后从琴头到琴尾,拉上两根棕丝做的琴弦,琴身就做好了。

  出入车站时的有序通行,候车时的清凉……进入暑运,铁路宁波站每天都有10万人次进出站,设备维护工、站务人员也成为火车站高温下的一景。“这两台冷却塔非常重要,每天每隔两小时就要去现场检查,如果它们故障,会导致空调主机无法正常运行,车站6万多平方米的空间就没有空调了。”作为设备维护工的金超,和同事们每天需要在户外巡检冷却塔,3米高的冷却塔有一间平房那么大,近十根大腿般粗的管道为空调输送着冷却水。电机轴承是不是坏了?风扇工作是否正常?“金超们”需要用眼睛、耳朵和经验去现场判断。

  大袍苗家饭店老板娘梁晓花在蒸煮自制的腊肠和糯米饭(2月13日摄)。 新华社记者 林凡诗 摄

  “山歌是为抒发感情、展示生活而逐渐发展起来的,其表演形式可以变,但山歌表达的内在感情一定不能被抛弃。”乔建中说。

标签: 口笛图片  

欢迎扫描关注牛腿琴乐器资讯网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牛腿琴乐器资讯网的微信公众平台!